• 网站首页
  • 走近我们
  • 新闻速递
  • 检察文学
  • 清风
  • 过刊目录
  • 美文集萃
  • 留言反馈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集萃 » 美文集萃 » “三水谣”摭谈
    “三水谣”摭谈
    • 作者:祝 烨 更新时间:2010-12-11 16:35:34 来源:当代检察文学研究会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
     

     

     

     

     

     

    “三水谣”摭谈

     

     

    美国文化学者杰姆逊曾经说过这样一句在文坛上很震撼的话语:“地球上任何一个村寨城堡、山川河流、神仙境地,无不都是通过文学工作者用文字展现给观众的。”事实上,就文学与地理环境、民族生活的关系而言,文学就是一座城堡的精神传记和心灵图像;是一个民族生活的史诗、里程碑、长河、交响乐;同时也是最能体现一个时代的精神能量和心灵的变迁经历的原始记录。随着社会向改革的深度和广度进军的形势发展,在文学领域,乡土题材凭借着惯性仍占有很大比重,人们已经注意到了,不少乡土小说,写的不再是一个或几个人物,而是写了一个村庄、一座有着千年历史的古城、一种生存状态、一种文化心理、精神蜕度、集体意识、原先那些土得掉渣的小手艺、小吃食、小穿戴等等等等,往往都成了一些作品的着力点;因为这些人们生活中常见的吃喝拉撒睡已经成了“非物质文化遗产”而受到联合国的专门保护。怎样展现村寨城堡的原始性、丰富性、或重新诉说、或重新发现、或还原村寨城堡、或解构村寨城堡、或引导消费村寨城堡,———凡此种种,归根结底是一种展现愿望、是一种养在闺中盼人知的集中反映。在这里,一种多重文体融会与整合的长篇导引式小说“三水谣”经过几番打磨,终于问世了。笔者不揣浅陋,试就“旬邑管窥”、“三水瑶蠡论”、“结语”等议题,作一些粗浅的梳理,敬请各路同仁批评指正。

    一、旬邑管窥

      旬邑是一本散发墨香、古朴厚重的书籍,让人百读不厌;旬邑又像一壶醇香扑鼻、沁人心脾的陈年美酒,让人酒醉其中。

      旬邑建制起因很早。

      在古时的商代,旬邑就是设立的四个封国之一的“豳国”。秦统一中国之后,秦内使郡设立的五十六个属县,其中就有旬邑;《路史》载:“邠之三水东北二十五里,栒原上有古栒邑城,周鼎铭云王命臣官此栒邑者,班固以为文昭,元和志从之,非也。”由此可知,栒邑是因栒原得名,秦升邑为县(古栒、郇、旬三字通假)。到了汉代,汉武帝建元六年(公元前135年),旬邑为右扶风十县之内;汉末,王莽篡政,改西汉三辅为六尉郡,栒邑仍为十县之列;东汉光武时恢复三辅旧制,旬邑归属右扶风管辖;三国时,改旬邑为新平郡;晋初改旬邑为汾邑;隋炀帝大业三年(公元607年),改三水县,唐时继之;五代时三水县名续延。北宋时,三水县名仍续;金代继延。元代归属淳化县辖。明代仍为淳化县辖。清仍呼三水县。中华民国时改栒邑县,之后的新正县、赤水县,均属关中特区管辖;之后又属邠县分区管辖;解放后,改“栒”为“旬”。经国务院批准,改属咸阳市管辖至今。

      旬邑地处黄土高原南部,东高西低,属暖湿带大陆性气候。地理独特,山水奇异,站在旬邑的沟道里向上看是连绵大山,登上大山之后,四周却是平原顺着沟壑相连;天下自古江水向东流,唯独旬邑县城的河水向着西南淌;这里四季分明,到了秋冬,满山红黄之色展绽,令人眼花;春夏之季,山沟河川尽是青翠之绿,令人陶醉,迷不知返。这里的人文古迹太多、太大,似乎仍处在“原始”状态,据《三水县志》载,县城关镇赵家洞寺沟内两岸高10、长40、总面积约150平方米、分上、中、下三层的石窟群,最大面积65平方米,壮观无比,壁画清晰,多为宋代经变故事图;可惜佛像已荡然无存,不知去向。位于后掌乡蜈蚣洞村蜈蚣河北岸山崖上150范围之内的20多处石窟群,总面积约为345平方面,最为壮观者为通高六米、宽约1.10。当地人称为“丈八大佛”的雕塑,身着袈裟,手持净瓶,站立于莲花台上;这处洞窟最为惊人的是有一处为五窟相连,堪称建筑史上的奇迹。洞壁上有国民党和八路军所书题记约20条。震惊中外的后掌乡西原村丰家沟发现的高4.30、长8.45、距今约200-300万年的黄河剑齿象化石和长4.80、高3.10的古犀牛化石,为研究万年动物群体分布提供了不可多得的实物史料。另外最为辉煌、最值得骄傲的就是秦代二大工程之一的秦之道第一站就南北贯穿整个旬邑。如果说长城是秦始皇铸造的一个盾牌,那么直道就是一把锋利无比的矛;现存直道一般宽30,最大处约为60,从淳化县甘泉宫起,第一站就是旬邑的石门关,尔后经子午岭山脉北上直至内蒙古九原郡,全长900多公里。而秦直道设置最复杂、最辉煌的也就是在旬邑境内这一段,因为它是拱卫京城咸阳的北大门!前些年在旬道县北与甘肃静宁交接处发现的雕灵关遗址规模之大、遗存之丰富就可说明一切;还有两旁的烽火台遗址更能佐证秦直道的作用和一个远去的王朝。

      泰塔,高53,直径12,塔身为八角七层二十四级,孔楼阁式砖石结构,塔内中空,有木梯可盘旋登临其顶。1957年维修施工之中,发现有砖刻题记:“嘉佑四年(1059)正月中建”,现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唐家民俗建筑别具一格,目前现存三院,戏楼、假山、亭阁、鱼池、石刻等造型独特,风格别样,为陕西省重要文物保护单位。

      近现代遗址有:看花宫陕北公学旧址,国民党封锁线遗址;陕甘宁边区第二师范学校旧址;马栏革命旧址等。彰显了旬邑的历史和地理位置的重要性。

      旬邑的民俗纯朴,把婆叫“爸”,把松鼠叫“矻里猫”。把口袋叫屹袋。因为山沟多,人们相呼之间招呼,带着长长的一个拖腔,然后借着崖娃娃传播,别有山趣。地名也很独特,如蝉家峁子、鸡儿咀、指甲坡、拐沟、皇楼、琅琊洼、野鸡红、旮旯子、园圪塔、皂角树店、碌碡坪、箭杆梁、淌沟、甘坡、五女咀、湫坡头、沟垴、崾岘、西沟圈、鹿咀、锅旮旯、牛耗、黑牛窝等等,风趣幽默。承载着传统,延续着香火。

      旬邑的文化历史积淀厚重,昔日里,战车隆隆,铁骑嘶鸣,蒙恬大将率20万大军从这里北上,镇守边关;汉代大将军卫青、李广、霍去病威震九州,从这里一路高歌,所向无敌,所有这些一切,都在诉说着旬邑在秦汉文化中不可或缺的重要影响和在新中国革命过程中所承载的重担的作用。

    二、“三水谣”蠡论

      时光进入到二十一世纪之时,在西方文学艺术界出现了一批年轻有为的八零后作者,他们大都以“实名制、导引式”模块进行小说、美术、电影等形式的创作,这种“实名制、导引式”模块一经问世,很快获得了社会的认可并得到了推崇,这其中的代表人物有:法国青年作家格瓦宁西里的《旧楼的男人女人们》、《巴黎闹区的移民》、《农夫进城》;英国青年女作家的《和父母同时代的高辈们》、《父母的出生的》、《现代战争中的男兵女兵》;美国作家《加州别墅》、《别来美国》;俄罗斯青年作家格里瓦里娜亚亚的《庄园里的父辈》、《大学租房区》、《远东·远东》;乌克兰青年作家宁路玛大娃的《邻居》、《菜地》、《乌克兰向现代人学习》等等,这些作家和他们的作品都属于“实名制、引导式”的作品,用中国的话说就是纪实文学、报告文学等等,导引式即类似导游带领游客参观一样、引导游客边走边介绍情况。

      赵新贵的长篇新作《山水谣》既是这类形式的作品。面对这本二十多万字的巨著,我有些举步不前,原因是,这部巨著学的是“真人真事真地方,一草一木有典藏;千年古城今评说,留下万年好文章”;踌躇之余,还是摸着石头过河吧。

      (一)结构、风格论

      结构,也就是架构,它是长篇小说的能否成立的艺术中心,它的要求是非常严谨的,无论它是多层次、多侧面、多角度、多线条、抑或是全景式、倒叙、插叙等等,主线再多但不能乱、角度再变要有切入点,要有驾驭能力、要有底气。

      赵新贵的功底和能力,韵味俱佳,充分的在“三水谣”里的得到了释放,从这部巨著里可以看到:从文史资料的获取、整理;从民谣的采集、筛选;俚语的记录、加工;范围之广,面积之大,涉猎的人和事之多,都是前所未有的,远远超过了贾平凹的《废都》的量和数。赵新贵很现代派“三水谣”的结构切合了当下西方文学作品的流行式样,采取了“真人真事真地名”的“实名制”和“让你明白白的消费的消费”的导引式结构,这种结构方式,人物、事件、地点、时间都是有案可稽、史典都是有出处的,给读者有一种信赖感,真实感,像在身边发生的一样可信度很高,很强,从而达到宣传、扩散的效果。

      “三水谣”的结构特点是独具匠心的,就是让当地人讲当地事,异向切入,相向融合,这种安排,使情节、细节、人物、场景在相互交织中推进历史事件的出场、现实社会事件的映带;家庭、邻居、男女之间的感情变化并全景式的向前推进;文史典故安排顺畅,现代谣语、口禅、诗歌、对联、段子推进着情节变化,使之跌宕起伏;角度新、切点准、使得“三水谣”硬梆梆地在黄土地上站了起来!

      “三水谣”何不是一部旬邑的秘史呢?中华民族多元素的文化基础始终贯穿在我们民族的每一个角落,这部秘史,只有那些有思想、有智慧的文化先知者才能去大胆揭开她的真正面纱!而运用俗语、闲话、顺口溜、段子作为配衬,才是这部巨著成功的最大语言风格。

      (二)人物、语言论

      人物塑造是长篇小说的重中之重。

      “三水谣”这部作品出镜的和幕后人物大大小小、从古到今约有几十号之多,让人折服的是赵新贵对人物的个性塑造基本上都是达到了角色的转换,个个特征显明,形象生动,对话、场景、学识、年龄都交代的清清楚楚,甚或各自的职责、处事的能力、风流韵事都有血有肉,鲜活生动,不生硬、不堆砌。可以这样说,纵观小说全部人物的出场、行动、肢体呈现、语言对话、内心独白,作者始终没有忘记与人物个性化紧密相合、贴切相合、牢牢把握着刻画人物这个首要任务。贾圣人、画神、剪花娘子、秀才县长、一枝花、任晓兰、县委书记刘琪、民俗馆长、文新阁、蒙定军、诗人萧散子、十三狼等等人物,活灵活现。这些人物,既是故事情节的需要,也是现实存在的大大的活人,怎么关注?相信读者会在“三水谣”里与之见面,优劣自有评说。

      “三水谣”语言艺术是成功的。在人们日常生活中,我们总是喜欢想和说话有趣的在一起,这些有趣的人就是会说话的人,就是会编故事的人,他们幽默、生动、有情有景、有理有道、感染力强、新鲜动听、形象逼真、能教育人,他们说话,人们爱听,作家写文字作品就是说话,读者就爱读,觉得很美,是一种享受。“三水谣”的语言使用的是“本地普通话”,生动化、生活化、艺术化、地域化、特色化、人物化、简明化、个性化、读来不仅感人,而且有一种美的享受,把众多的典籍史料,顺口溜、快板、诗词、歌谣能安排的妥妥当当,交替使用,而且新意美妙,艺术色彩异常浓厚。这些时空、场景、人物动作的描写,颇显作者的语言功力和深厚的安排能力,“三水谣”的成功,不仅有历史感、欣赏感、知识感、而且情趣横生,新意迭出,使读者随着作品语言的牵动,上下左右驰骋起来,扯开思绪,发挥想象,进而浮想连翩。“三水谣”的文学语言其实是平实的,通俗的,可经过作者的调动、安排、穿插、用在特定的环境中,特定的人物身上,立马就活了起来、动了起来,有了情趣韵味,一种哲理性也随之跃然纸上,为作品增添了深沉感,厚重感,亦让读者在阅读中不断地、反复地加深着对旬邑的了解、诠释。“三水谣”资料非常丰厚,她的历史性、文化性、哲理性、可读性、趣味性、都将永远潜移默化、永远给人启迪。

      赵新贵又是一个很本分的“讲故事”者,他的小说不太追求“形而上”的思想表情与怪异的文体形式,他总是以最本分、最传统的小说形态与故事形式来打动人、感染人,在我看来,强烈的传奇性、神秘性与日常性、人文性的融合正是“三水谣”小说的特殊魅力之所在。小说中所出现的人物,其经历、性格和命运或曲折离奇、或充满神秘、他们的存在与现实中的人生构成了一种对照与呼应,既是小说情节和叙事的一条重要线索,又与小说中的其他情节构成了张力,这种表现展现了作者对日常生活中戏剧性情境的敏感捕捉上,思想快捷、下笔果断、行文转换宕开,从“外在的戏剧性“转向”内在的戏剧性”、或追寻或挖掘出另一条隐在的情节线,使整个故事波浪迭起、引人入胜。他是一个对“故事很有感觉的作家”,既有与其小说温暖、细腻的风格相统一的“日常性故事”或“小传奇”,又更有具有“宏大叙事”面貌的关于历史、自然或文化的“大传奇”。作者对故乡的历史的方方面面都有涉猎,确有某种“百科全书”式的气韵与架构,但是小说中的“历史”又是一种传奇化、文学化了的“历史”,作者把“历史”分解成了日常生活的片断,并通过小人物来说历史,通过小人物的衣食住行、生老病死等日常生活图景来透视历史,历史的“大传奇”被人生的“小传奇”丰满了、充实了,这就是“三水谣”在人物、语言上的最大贡献和最大亮点。

      三、结语

      “三水谣”是借用历史典故、现代歌谣、段子来叙事、并推动故事发展、介绍旬邑的人和事的,但却为旬邑未来的发展起到了不可估量的宣传作用。

      赵新贵是一个“心劲很强”的文学工作者,他在文学上的创造力、持续力超过了同年龄的作家,他对故乡的热爱决定了他的价值观与文学观,他对生活的诗意提炼,可以说在“三水谣”里表现的淋漓尽致,“三水谣”所展示的不仅是一种文学形象,文学魅力和文学永恒性的手段,更是对故乡山水复杂的、混沌的、多向度的梳理,提纯和“透明化”的处理,这种“下死决心”的劳作,其实说明了,就是要把故乡的人和事搬到省城,搬到北京,搬到联合国,让地球村的人都来享受故乡的山水情趣,自然美景。

      赵新贵是一个很有代表性的中国现代知识分子的作家,他的思想构成既有儒家传统文化精神作为底色,又有西方现代自由知识分子人学理念的价值取向,既始终不渝地抱有天下情怀,以历史责任感思考社会、人生,又保持独立的文化品格,这正是他坚持完成“山水谣”的初衷!

      如果从经济学的角度分析,外地人、外国人通过“三水谣”的介绍推展。必定产生浓厚的观赏欲,必定会安排时间前去参观游览。在游览期间,必定会对某一件事产生兴趣,直至达到投资开发,互惠互利,共同创造财富。

      其二,从国际惯例来看,产生旅游热点的地方,必定会树起一种形象,引进一批游客,带进一批资金,带动一方产业,富裕一方群众,兴一座城镇,诞生一个名片。“三水谣”可以说是在对故乡旬邑的招商引资方面起到了一个很典型的范例。

      其三,“三水谣”可以演绎多种副产品,最为现实的就是改编成电视连续剧,这种宣传力度更强,面积更广,进而形成一个“名牌”效应。

      旬邑的发展是多方面的,目前的旬邑已经是西咸大都市的北大门了,笔者倡议在建改方面,应该再多动点脑筋,多想点办法,如建“石门景区、赵家洞高空索道景区、马栏景区”等等等等。总之,要有一个很好的策划。放眼未来,现在的旬邑变大了、变高了、变新了、变强了、变美了,使隐性文化显性化,使地下的、山沟里的、书本上的文化走上来、走出去、活起来,使之变为可视、可读、可体会、可感知、可消费的文化“大餐”。所以说,在宣传的手法上应该更具多样性,这样才能使旬邑走向全国、走向世界。盼旬邑有更多的赵新贵出现!

      (作者系著名文化学者、文艺评论家、西北大学兼职教授)

         201098于天津大学非物遗产所

         2010923修改于咸阳醉笔堂

     

  • 上一篇: 歌谣一曲 音韵志远
  • 下一篇: 医道英杰
  •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大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   
  •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