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走近我们
  • 新闻速递
  • 检察文学
  • 清风
  • 过刊目录
  • 美文集萃
  • 留言反馈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集萃 » 在线投稿 » 土生土长的中国人喜欢上了法国油画
    土生土长的中国人喜欢上了法国油画
    • 作者:程 翔 更新时间:2010-11-11 9:03:39 来源:当代检察文学研究会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
    从电视中看到的中国馆恢宏大气,英国馆玲珑剔透,来到世博很难拍到这种效果。英国馆外形我很喜欢,外圈被围着的挡板遮住了人的视线。有游客说:“只有排队进去的人,才能拍到全景。”多少有些灰心的时候,我扭头上下左右张望,旁边有个酷似儿童游乐宫的建筑,若登到上面,一定能拍到英国馆的全景。当我们排队登上“儿童游乐宫”时,才知道这是荷兰馆,外甥女刚去荷兰留学,拍下来发给她看看。每个馆绞尽脑汁设计出富有本国特色的建筑,澳大利亚馆把大家哄到上面看宣传片;荷兰馆在环形走廊旁,弄了好些小孔、墨镜,将展览内容为游客增添一些神秘色彩。我不关心什么神秘,只想把这里当成观看英国馆的瞭望塔,果然,在“塔”上,我拍到了不比画册、电视中差的片子。我在西安美院学习时,英国艺术家是常客,常常看到他们的作品,有不少轻雕塑。英国馆——现代的轻雕塑。

          对搞美术的人来说,世博是一场大型世界性的美术设计展;对记者来说,这是中国历史上的重大事件。出门前,小妹加了句:“你最好进德国馆、意大利、英国馆看看,你画画,法国馆里有油画……”我一直为自己的审美感到奇怪,土生土长的东方人、中国人,怎么爱上了西方的、法国的油画?我可是从未有机会去法国卢浮宫,从没有机会看法国油画原作的油画爱好者呀。又有人说:“德国馆排了8小时,法国馆排了6小时。”对爱上厕所的人,好比是下地狱。“这样吧,咱们先多跑一些外景,等到天黑后,人少了,返回来看法国馆。”夜幕降临,我们和人流排成几个S,人可以慢慢挪动脚步,不到一小时终于进了法国馆。我采访身旁两位同伴:“你们为什么来法国馆排队?”“不是你想看油画吗?”法国馆的外观挺大,里头是空心的,空心中央是电子喷泉,还是围着环形的慢坡向上走,走到下坡处,映入眼帘的是罗丹雕塑《青铜时代》。三十多年前,新兵蛋子的我背着的背包里,包着一本法国罗丹口述,葛赛尔记录的《罗丹艺术论》——《青铜时代》沉甸甸地让我背了好些年——我的心早已和《青铜时代》赤裸裸的了。墙壁上出现五六幅油画,第一幅是世界名画米勒的《晚钟》1850 55.5× 66厘米 巴黎卢浮宫藏),一对儿农村夫妇,正在地里收土豆,听到从村里的教堂传来的钟声时,停下工作,低头、合十默默祈祷,多么美丽纯朴的精神画面。还有印象派高更等画家的作品。当我亲眼看到法国油画时,人到中年的我,双目近视了。从色彩和笔触,可以判定,原苏联的油画,是接受了印象派的影响。我问了问工作人员:“是真迹吗?”“是”。我还是有点怀疑,真迹不会让游客用闪光灯乱拍,我年轻时临摹过法国油画,地道的法国人临摹,不仅水准高,依然富有法国味。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大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   
  •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