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走近我们
  • 新闻速递
  • 检察文学
  • 清风
  • 过刊目录
  • 美文集萃
  • 留言反馈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集萃 » 美文集萃 » 陈忠实与《检察文学》
    陈忠实与《检察文学》
    • 作者:赵新贵 更新时间:2016-8-24 11:47:51 来源:当代检察文学研究会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
    陈忠实与《检察文学》
    ——沉痛悼念一代文学巨匠陈忠实老师
    赵新贵
    著名作家,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陈忠实老师永远离开了我们,生命时间定格在2016年4月29日早上7时40分。当朋友在微信将此不幸的消息发给我时,我万分诧异,一瞬间思绪被抽空,站在办公室呆若木鸡似的。
    就在最近几日,我还多次给他打过电话,手机始终通着,但却没人接听。我不明白原因,本来是要过去向他请教近期杂志编辑出版的事情,还准备请先生为第三届“金剑文学奖”获奖者颁奖呢!然而,这一切永远不可能了,给我给这次隆重的文学颁奖会也留下一个大大的遗憾。
    陈老师作为一代文学巨匠,深深地影响了中国乃至于全世界的文坛。可是,他却没有一点架子,平日里极为关心那些普通作者,尤其是业余作者,愿与大家打成一片,总是像慈祥的老人一样,悉心地关注作者们的成长进步。
    1997年初,我们陕西省内一群热爱文学的检察官,为了推动检察文学的发展,也为自己发表作品有块阵地,决定成立检察文学“编辑部”,创办此杂志。在西安青年路一家酒店,各方人士举办成立仪式时,我打电话请先生出席,他因在外地不能赶回西安出席仪式,但在电话里送上了祝贺。此后,在我的请求下,他亲自为杂志题写了“检察文学”四字作为刊名。杂志刊印后各方反映良好,读者们都为老师的刊名题字而高兴。过了三四年以后,他看到自己的书法比过去进步了,又另写了“检察文学”杂志的刊名寄于我,并几次给我打电话要求我用他现写的书法,我也就按先生的指示照办了。此刊名题字一直延用到现在再未变过。
    2005年5月,我的《赵新贵文集》前四卷由香港文学出版公司出版时,他亲自为该书题词祝贺,写下了纪晓岚的诗句:“书似青山常乱叠,灯如红豆最相思”,并与省作协李星、李国平、常智奇等具有影响力的作家、评论家们,来咸阳参加了此次座谈会,且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这给了我在文学创作上很大的支持,尤其是对我领导大家编辑出版“检察文学”杂志,给予了充分肯定和赞扬。
    就在那一年,我们杂志社的一名女编辑的散文集出版时,他当即提笔为其题写了书名。
    2007年元月,当我们创办的《检察文学》十周年到来之际,陈老师又提笔为杂志社题写了毛泽东主席的诗句:“金猴奋起千斤棒,玉宇澄清万里埃”。
    2015年6月,在《检察文学》创办150期出版专刊时,陈老师又作了题词祝贺。2014年3月,为反映咸阳有史以来的散文写作成就,组织人员历经半年多次筛选编辑,当我主编的《咸阳百年优秀散文选》出版时,陈老师又专门题录了陆耐蒸的诗句“韵追唐宋千秋胜,意领风骚一代新”,为我祝贺,为此我和《检察文学》编辑部的同仁们都万分感动。
    2014年夏天,我在检察院工作的同事王进,他有一个朋友的儿子十八九岁,爱上了文字也出版了书,很想求见陈忠实老师,希望能够得到指点。我当即给先生打电话汇报了此事,陈老师听闻之后即刻高兴地答应了下来。随后,我按照他说的地址,开车寻到了在西安石油学院老师创作时暂住的一间屋子里,给这位小青年改了文章,题了字。当我们将朋友带的茶酒送给陈忠实先生时,陈老师立刻发了“火”,弄得几个人当时都很难堪。他就是这样,永远是一个甘愿花心思帮忙别人却不求回报的人。
    前几年,远在陕北的两个朋友来咸阳找我,点名要陈忠实老师的书法作品。没办法,他二人来寻我帮忙,我只好把这事给陈老师打电话说了,他答应了下来,由于我当时事务繁忙脱不了身,就将此事委托给我们杂志社的李宏超主编,带他们去西安面见陈忠实老师。
    陈忠实老师惜时如金。2007年4月下旬,当我们在西安的海西大厦召开首届“金剑文学奖”颁奖大会时,特邀请先生为获奖者授奖。那天原定在上午九点开会,因为其他原因,会议延迟了半个小时,先生一看火了,对组织会议的我,进行了严厉的批评。这真是让我尴尬不已。那天,陈老师在讲话中,充分肯定了《检察文学》的重要作用,并明确反对那些为市场而书写非正能量的低劣作品。
    那天颁奖会之后,我提议出席会议者参观在白鹿原上的“陈忠实文学馆”,先生非常高兴,当即联系了省作协《小说评论》副主编、白鹿书院常务副院长刑小利先生,让他作了安排。
    陈忠实先生这位一代文学巨匠,对人慈善的如同一个普通的农村老人。他给人的印象永远是亲切、关心不止。
    他视文学为生命,全力捍卫着文学的神圣。他的小说《娃的心,娃的胆》、《白鸽》,散文《永远的骡马市》先后在《检察文学》杂志上发表,深得广大读者的好评,为大家献上了一道又一道丰盛的文化美餐。
    先生人品高贵,忠厚率真,爱憎分明,为中国文学界树立了一个宏伟的坐标,成为了中国数万作家永远的光辉典范。
    正是这些高贵的人品与文品,先生的去世惊动了中国的最高层,习近平、、李克强、张高丽、李云山、王岐山等中央领导先后敬献了花圈,胡锦涛、曾庆红等老同志送的花圈也依次摆在陈忠实生前工作过的作协大院内,这在中国文坛历史上是鲜有的事。
    在他逝世后的第二天,我怀着沉痛的心情同咸阳市文化艺术界的朋友们,到地处西安建国路的陕西省作家协会去吊唁。面对灵堂前老师满脸笑容的巨幅遗像,我与友人在哀乐声中深深地鞠了三躬,那一刻,眼眶里擒满了泪水,头脑里满满的是悲痛、沉思。那天,我还送去了自己亲手题写的挽联,一幅是检察文学杂志社的,一幅是以我个人名义的:
    哀思永寄,白鹿原上悼白鹿,
    鹤骨流芳,忠实堂前留忠实。
    品德高尚,中国文坛树典范,
    才华横溢,光辉巨著永留芳。
    作为《检察文学》杂志社的创刊人和领导者,笔者与全体编辑人员,将永远铭记陈忠实老师的教诲,化悲痛为力量,为宣传和弘扬法治,推进歌颂各种违法犯罪和反腐败斗争,继续努力拼搏,使这份独特的法治行业文学杂志,在前进的道路上迈出更大的步伐。只有这样,才是对一代文学巨匠陈忠实老师最好的缅怀与纪念!
    我们也坚信,陈忠实先生将与他的巨著长篇小说《白鹿原》一起,永载史册,光照千秋。

    2016年5月4日夜写于咸阳西隅住宅
  • 上一篇: 读秦史札记3
  • 下一篇: 没有下一篇文章
  •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大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   
  •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