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走近我们
  • 新闻速递
  • 检察文学
  • 清风
  • 过刊目录
  • 美文集萃
  • 留言反馈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集萃 » 美文集萃 » 我是《检察文学》的受益者
    我是《检察文学》的受益者
    • 作者:王克喜 更新时间:2012-3-19 11:08:42 来源:当代检察文学研究会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
    我是《检察文学》的受益者
     
    王克喜
     
          结缘《检察文学》杂志,使我这株已临晚秋酷霜的弱草,在她坎坷成长过程满腔热情地帮扶下,又焕发了心灵的青春和生命的活力,成了其最大受益者中的一员,你说,我怎能不从心底深处诚恳地感谢她呢?!
    或许是天意,也许是缘份,2000年9月初的一天,我这位已退休的“糟老头子”,参加咸阳市工人文化宫《工人文化报》编辑部召开的业余作者座谈会,与一位英俊潇洒精干的青年人坐在了一条靠墙的板凳上。当会议主持人逐一介绍与会人员时,方知坐在我身旁的小伙,就是大名鼎鼎的《检察文学》杂志社社长、总编辑赵新贵先生。由于会议已正式拉开序幕,未能进行私下交谈。
    当会议间休时,我匆匆同赵礼貌性的闲唠了几句,便毫不生分地将自己写的《流失是首悲壮的歌》这篇稿件交给了他,让看着去处理。因自己知道,金钱社会,世态炎凉,何必难为人。所以,敝人对自己的拙作的命运,并未抱什么希望。
    意外获惊喜。说心里话,我早已把给新贵的稿件忘到了脑后。没想到,仅过月余时间,竟然收到了《检察文学》编辑部寄来的一个大信封,启开一看,有一本新出刊的《检察文学》当年的第五期杂志,和新贵先生亲笔附的一纸短信。已知我的那篇短文被刊其中,那个高兴劲,是无法用文字祥述的……
         礼尚往来,人之常情。收到信和样刊不久,我首次专程去设在秦都区检察院的《检察文学》编辑部(当时他还在职)拜访了赵新贵先生。见面后,大度、热情的他,放下手头工作,又是倒茶水,又是让座。并给我赠送了《渭北崛起的新星》、《北方闪烁的星辰》、《夕阳落在青年湖》、《商家坪》等书,使赤手的我,既尴尬,又感动不已。之后,我常去送稿、或看新一期《检察文学》是否出版;有时,他也打电话给我,让帮他校对文稿。这样,一样二往,加深了了解,增强了情感和友谊,直到今天,还在维系。
    去《检察文学》编辑部的次数多了,也就了解到了这份杂志生存的艰难。据我所知,她是靠吃百家饭成长的,就像齐天大圣孙悟空似的,自石头缝中崩出那天起,从未吸吮过母亲的一口乳汁。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她,风雨中,缺失的是关爱。《检察文学》能有今天的辉煌、发展和壮大,除了依靠党和国家的好政策外,再就是依靠她的创办人、著名作家、社会活动家赵新贵先生的魄力、毅力、能力、诚信和辛勤劳动的输出换来的,是靠众多文朋诗友及企业家的慷慨支持而取得的。所以,她没有高门槛,铁黑脸、霉心肠,对上门来的作者、读者一概笑脸相迎,平等相待。正是这种平凡、可亲的气质,赢得了人心,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
    诚实人办出有社会影响力极大的诚实杂志。《检察文学》顾名思义,立足检察,用文学形式服务法制建设。她史命在肩,不遗余力,恪守自己的办刊宗旨,以检察事业为侧重点,辐射到全国各行各业,紧紧围绕党的中心工作,大力宣传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弘扬正气,鞭笞邪恶,从而发挥了她应起的作用。
        《检察文学》办刊认真负责,一丝不苟。编辑们历来选稿、组稿、审稿、编排栏目等都很细心,反复推敲,精雕细改,从不马虎、敷衍。而且赵总编,每期都要严格审查把关,以尽量减少纰漏,把问题杜绝在萌芽状态。
    特别是在选稿时,尤其是对来自检察系统人员的稿件极为重视,不论年老年轻、不论认识或不认识的作者,即使作品文字功夫欠佳,只要内容好,能教育人、鼓舞人、鞭策人,就不惜费力帮助修改,也要尽量采用,给予特殊“放行”。同时,兼顾了社会上作者群的扩大,做到了文学艺术的“百花齐放”。正因如此,《检察文学》的内容具有广泛的社会性,每期基本上都有重稿、“压轴”篇,可圈可点。她办出了自己的特色,办出了自己的风格,办出了检察人员的高尚情操。她义务宣传检察队伍中的好人好事,竭尽全力维护检察事业的尊严,为铸检魂尽到了自己的锦薄之力,深受广大读者的好评和欢迎。然而,却得不到官场上一些权威人士的公正对待和道义上的扶持,实在使人不可思议!这在目前,官办纯文学杂志越来越不景气,读者群大量流失的形势下,她能独享这份盛誉,是靠金钱买不来的,是靠权势争不来的!
          回顾十余年来,我钟情《检察文学》的原因;一是她的桥梁作用发挥的好;二是文风正,健康向上;三是版面清洁,不渲染色情。因此,为丰富我的晚年文化生活,每月不读《检察文学》杂志,心里像丢了魂似的,好像失落了什么,总感到躁动不安。只要读到她,比夏日吃冰淇淋还爽心,比喝兴奋剂还高兴,读出了对她的感情,使我沉浸在陶醉之中,连儿孙们都笑我对《检察文学》太偏爱,太痴迷了。
    并且,一辈子喜欢弄笔的我,在《检察文学》的荫庇下,受益匪浅。十余年里,她为我发表短篇小说、散文、评论、诗词等达50多篇(首),给我增添不少乐趣。只因无财力、物资回报她,只能羞愧地再次道声诚至的感谢了!
  • 上一篇: 我与《检察文学》
  • 下一篇: 乐土
  •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大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   
  •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