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走近我们
  • 新闻速递
  • 检察文学
  • 清风
  • 过刊目录
  • 美文集萃
  • 留言反馈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集萃 » 美文集萃 » 作家赵新贵与他的小说《三水谣》
    作家赵新贵与他的小说《三水谣》
    • 作者:宋殿儒 更新时间:2011-5-10 20:00:26 来源:当代检察文学研究会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
     

    作家赵新贵与他的小说《三水谣》

    宋殿儒

     

    人一生无知己者憾,有一知己者足矣,这是包括我在内的很多人的人生感言。我人不才不名,却结识了赵新贵这位在文学海洋中捞着大鱼的作家人。说来奇妙,想来也很正常。因为大作家有两种,一种是高山流水,能和者寡寡;一种是善意平和,是人唯亲,和者众多。赵新贵就是后者的那种作家,所以他能与我成为知己是人本使然。

        赵新贵是我1987年我在鲁迅文学院结识的。那天在院里的饭厅吃饭,他穿着一身检察官警服坐在我的对面,我当时没有钱吃那些好菜,吃饭时一直低头不语。可吃完饭后,一抬头见他正在望着我吃的方便面出神。后来,我自己就先脸红了,因而他就问我的长短。就那个尴尬的会面,使我只记住了“陕西赵新贵”这五个字。后来,他在咸阳主办《检察文学》期刊,要我写写字,所以我们就正式在文学上打起了交道。再后来,就是不断地收到他的大作样刊和样书。

    赵新贵是陕西咸阳的一位检察官,但他多年来笔耕不辍,在陕西咸阳那块土地上长成了一棵大树,和贾平凹、陈忠实等陕西作家大树们一起磨枝弄风,为我们文学家田园播撒了透人心田的甘露。

    70年代以来,他先后创作出版了《生活散记》、《老检察官手记》、《翠萍湖边的遐想》、《夕阳落在青年湖》、《古都泾渭》、《马兰山思绪》、《豳土挹香》、《三水谣》和八卷本的《赵新贵文集》。主编了大型法制文学期刊《检察文学》和主编出版了《中国当代检察官论》、《共和国法制战线》等八种书籍。本人作品曾多次在全国获奖,被载入《当代著作名人大辞典》等权威性名人辞典。在人民大会堂受到过国家领导人三次接见。

    赵新贵为人和善,是人可近,这是他的性格。勤奋好进,大气做人,则是他的人格。他一身多职,但能样样干好,既是一个著名的文学活动家,又是一名著名的编辑家、检察官和文学家。不知他是怎样分派时间的,反正时间从来在他那里没有溜走过丝毫的无奈。

    赵新贵和贾平凹一样,是位作品极丰的作家。但又是一位总让人眼前一亮的作家。

    近日他出版发行了一部长篇小说《三水谣》,这本书一经问世,就马上把大半个中国文学市场弄得纷纷扬扬。这部书我忍不住读了三遍,首先从可读性上讲,对我的第一感觉就是不一般。其味道如我爱吃的陕西拉面一样绵软悠长,并独具风味。

    《三水谣》听起来好像《云水谣》,单品其味儿来却是个大相径庭的佳肴。二者虽然都是感人至深的作品,但是赵新贵的《三水谣》不谈爱情,他是一部现代版的《诗经》,是具有独创性的“段子体诗史性小说”,更是一部“地域文化传承的百科全书”,其人物之多,性格之鲜明,故事容量之大和所具有的文学传承性等诸多方面,都是当代所罕见的。赵新贵,生在《诗经。豳风》的诞生地陕西旬邑,沐浴在诗经文化的的浓郁氛围里,难免受其地域文化的熏陶。《三水谣》选用大量反映现实的段子、民谣,便与《诗经》具备了相识的功能,在干预现实这一点上是一致的的精彩。有评论家认为《三水谣》的意义不在于它的文学本身,它是一部活动着的史书,一部旬邑地域文化的通俗演义,一部渭北小县的百科全书。我读过之后,也有同感。《三水谣》和《红楼梦》一样,气象万千,举凡自然、地里、科技、人文、历史、民俗……皆收纳其中,熠熠生辉。这可是唯有知识通晓达观博雅之人,方可将如此多的信息融汇、调理,并舒放自如地呈现在作品里。其场景的切换,和语言的叙述都具有“这一个”的特色。赵新贵作品的语言极为平实,但平实中极富人情味儿和理性味儿。特别是《三水谣》的叙述语言,让人读来轻松,幽默和愉快。那些运用自如的方言俚语,那些精彩无比的段子情调,都为人足味儿的欣赏享受。《三水谣》以展示生活属性的艺术手法,将生活诗意地宣泄,使读者不经意间滋生情趣,产生阅读快感,让读者潜心思索现实的存在,体察平凡中的生机和精彩。这就是这部书的艺术魅力。

    在我们浩瀚的文学作品中,文学母题多是:厌战、爱情、尊严、避世……期间占有大量比重的是状写故园的抒情篇章。福克纳的约克那帕塔法体系,莫言的东北高密乡,路遥的黄土地,红柯的新疆操场,贾平凹的商州三录、《浮躁》,一直到他后来的《秦腔》和新出版的《古炉》,莫不都是以故园乡土为蓝本,做一次次的精神还乡。故土永远是作家心中泄不完的文学河流。《三水谣》则把家乡叙述得更加彻底,作品有艺术加工痕迹,但没有不真实的写照,就连其中的人物和多数事件都能在地域文化中找到身影。她的出版,首先让旬邑人惊呼,接着就让陕西人惊呼,再接着就影响全国文学界,其魅力就在于他这次故园旅行,地地道道地给人传输了赏心悦目的东西。

    再者,《三水谣》的另一个精彩之处是它体裁的创新。大家认为这是一部“段子体长篇小说”。这个名词是首创的。不过也真是那会事儿。现在文学市场上已经出现了段子体的超短小说。比如“蚂蚁小说”和“闪小说”“超短小说”。它们的结构特色和叙述特色,都具有段子味道。它们因为特短,还要大事小说,方寸之间见世界,所以它们不得在情节上“兜包”,不得不让人在阅读之间“都”地一“恸”,或一笑一亮。而赵新贵的这部长篇小说中出现了居多的这样段子兜包,让人在幽默之中不小心地掉进了旬邑这个中国典型地域的精神家园。

    《三水谣》之所以为谣,不免有“歌谣”之意了。因为整部小说都在为旬邑的地域文化文明而歌唱。所以说,《三水谣》又是一曲歌唱家园的赞歌。谁不爱说家乡好!一个负责人的作家,是有家乡的,家乡永远是作家们写不完的歌谣。所为乡愁,所为母音,就是作家心底的那片永远春风荡漾的蓝天,和那片永远长不枯的青青庄稼。新贵爱家乡,贾平凹爱家乡,陈忠实爱家乡,我们中国作家几乎都爱家乡,所以《三水谣》就写着家乡红了读者,热了读者的心灵山水。

    祝贺新贵!祝贺《三水谣》!

           

                         20114月于河南洛宁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大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   
  •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