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走近我们
  • 新闻速递
  • 检察文学
  • 清风
  • 过刊目录
  • 美文集萃
  • 留言反馈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集萃 » 美文集萃 » 雨夜中,听雨
    雨夜中,听雨
    • 作者:柳飞 更新时间:2011-2-17 0:37:27 来源:当代检察文学研究会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
          听人说今天是白露。早上的时候便见了地上有零星的雨的痕迹,只是还不见飘洒。而现在可以听得到淅沥的雨声了。“淅淅沥沥”,古人创造了这样的词语来形容雨声,真是贴切。以前从来没有认真品味过这个词,可能是有雨的时候没有这样的想法,而有雨的时候又想了其他的事,所以总是没得机会倾听这个“淅沥”的声音。今晚许多的闲思都不知跑哪去了,现在只想着听着这雨,所有的感觉也围在了这雨上。
        雨声渐趋响亮起来了,可以想像得出,先前只是从筛子眼中漏着细细的线,而这会便如泉眼中冒出的汩汩泉水了,在铺满石子的河床上流着,凉凉的,就如此刻在这躯体上流着。我觉得全身都凉凉的。农人说,白露一下,阴雨就会连着几十天。那么这样的夜晚还会伴我很长时间了。
        这样的雨夜中,我在桌前坐着,空气的凉度一丝丝地深入肌体,恍然想到后窗开得老大。可是又赖得动,执着地坐着,躯体中的心是温热的,只有它能让我感觉到热度,其余的都已经冰凉冰凉的。人有时候就是有我样的惰性,是惰性吗?明明是一伸手就可做的事,却偏偏就是不动,要不等着别人来做,要不就硬是不去做。倘若有人可支使,当然可赖一下,比如大人可以支使小孩去,妻子可以支使丈夫去,而老师亦可支使学生去,但是如果没有人可支使,那便当如何?只能像我这样,当受不了时便无可奈何自己去做了。不过,还有一种办法,可以不用自己动手,那便是忍。人的感觉总是有极限的,任何一种感觉发展到极限时,势必就要走下坡路,所以只要你有足够的意志可以忍过那个极限,那么便不用去动手了,一样可以达到身边无人而万事具妥的效果。
        所以,我总是认为,一个人没有做不到的事,只要他想做。这话可能很难有人苟同。但是今晚我不想因为要让人信服,而做出仔细严密的论证。这样的夜晚不适宜谈论如此枯燥的话题,更不适宜让思绪太杂乱,因为思绪给冷冻在一个很小的圈子中了。不过要做到自己想要做的,其中一条就是意志,你得有异常坚韧的意志。生活中意志薄弱的人很多,所以平常人很就很多了。我也是个平常人,我只想按照我的想法过好日子:平淡而温暖。
        古人中很多人听雨,听出的是愁思。而宋末词人蒋捷《虞美人  听雨》最是令人心底动荡。
        词中有句:“壮年听雨客航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华发丛生的诗人经过半生漂泊,饱尝世间冷暖,他的心总是凄惨。可是回想少年时,他也曾是富贵人家子弟,也曾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今昔对比,诗人的心情可想而知。但这绝对不只是一个失意落魄文人对一生经历的简单而凄凉的回顾。诗人也是一个有着满腹炽热情怀的爱国者。心智成熟后的他,在看到半壁江山已经沦为异族之手,在看到田园荒芜,哀鸿遍野,在听到祖国大地号角悲鸣,人声嘶叫时,他毅然加入到挽救民族命运的运动中,可惜呀,历史已经决心要改天换地,于是志士的赤诚和热血便只能被冷却。诗人蒋捷,也只能揣着一颗冷了的心,怀着对南宋帝国的残梦,寄居在太湖的一方孤岛中,与竹林为伴。元成宋的一纸召书也未能让他从那残梦中醒来。南宋的遗老遗少才知道,那梦就是他生命的支柱,一旦弃了,生命也将不存在。
        “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固守也是需要勇气的。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大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   
  •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