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走近我们
  • 新闻速递
  • 检察文学
  • 清风
  • 过刊目录
  • 美文集萃
  • 留言反馈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集萃 » 美文集萃 » 长篇小说<三水谣>全文连载三
    长篇小说<三水谣>全文连载三
    • 作者:赵新贵 更新时间:2011-1-29 20:07:56 来源:当代检察文学研究会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
     

     

    秀才县长原名曾福祥,原是省城著名大学的一位教授、博士生导师,从事农作物研究和教学,在农业科研上很有成就,曾获得过国家科学技术委员会颁发的科技进步二等奖。有过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接见的荣耀。

    自从挂职到这个渭北小县以来,他也使出了全身的劲头,主管农业口的各行各业工作都取得了突破性的发展:种植业大力调整产业结构,狠抓果业生产,增加农民的收入;林业实施了飞机播种、绿化山林工程,农科技术育种实施改良后夏秋两季作物均达到了增产增收;大搞农田基本建设,防止了水土流失;畜牧业领域在他的指导下,多胚胎移植接种和改良,培育养殖的牛羊肥壮肉香;禽蓄实行笼养后,鸡鸭肥大,产蛋多……他的工作政绩受到全县干部群众的高度评价和肯定。分管文化文物与旅游工作以来,他把中央的政策领会得很深很透,使三水县的文化达到了百花齐放,剧团戏剧下乡演出增多,书画艺术建立协会,民间剪纸艺术形成规模。文物保护与利用达到了很好的结合;在旅游开设老景点的同时,又开发了社会主义新农村景观和秋季果乡行业务,通过新旅游业的发展,又带动了三水县果品的大量销售。百姓得到了实惠,尝到了甜头,怎能不赞扬他们的这位秀才县长。乡村的农民都知道“秀才县长“这个副县长,而却很少有人知道那真正的县长了。

    秀才县长是熟读诗书的人,他在省委组织部任命他到这儿来之前,研究过中国和世界各国的历史,熟读了当“官”的学问,那唐太宗李世民的“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格言,他是牢记的,记得刚来这个渭北小县任副县长时,他就下定了“为官一任,富民一方”的决心。正是这种“平民理念”促使了他来这里后,与各种人都打交道,与他们交朋友,体现自身的“亲民”行动。从他任职那天起,他就发誓做清官,在副县长任上不贪不占。为此,上任前他专门请打花家韩虹画了一幅《荷花图》,警示自己出淤泥而不染。

    这种“平民理念”驱使了他的行为,使他了解的信息多,最能知道老百姓在想什么和需要什么,然后自己再去为他们工作和生活上提供方便。他常对身边和各部局的党员干部讲,“我们的形象代表着共产党和人民政府的形象,若自己工作做不好,就会在老百姓心目中给党和政府丢脸。”也正是这样想、这样做,他才对自己主管的各项工作从严要求,并认真去各单位检查,若发现有“谎报军情”者,则即从严处理。他的行为,让那些部门的官员,都很爱他,又都怕他。

    今天在这个小会议室里,他召开了由文化局、文物旅游局、文化馆、博物馆、纪念馆、图书馆、文化研究中心推荐的专家和贾圣人、画神、一枝花、剪花娘子等学者参加的会议,就是要把这中央文物普查会议的精神一次传达到基层,引起大家的高度重视。在他传达完全省会议精神之后,他又再次强调道:“在座的各位应知道这次文物普查任务的重要性,这是党中央、国务院对我们布置的光荣任务,我不许你们讲困难,县委和政府要的只是结果。若执行中有什么问题和困难,请你们自己去克服解决。”

    散会之后,秀才县长又把贾圣人请到自己的办公室里,单独地听取他的意见和建议。他要的是贾圣人拿出一个更为切实可行的文物普查方案来,因为他是这方面的专家。

    贾圣人走了后,秀才县长再次陷入了深思,他没有忘记前几天全省文物普查会后,B副省长对自己的那番谈话,他一再告诫自己,三水的历史很悠久,早是西周发祥地的古豳国,不但人才辈出,而且那文物文化更是十分丰富,所以务必重视,并还一再提醒他,这还是中央A副总理特别强调的,尤其是那马栏山,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还曾是陕甘宁边区的关中分区所在地,对中国革命有着巨大的贡献,不能不给予特别关注。秀才县长是个聪明人,他当然理解A副总理的那番苦心。他想这个工作必须抓紧抓好,做好了也能使自己的仕途更为畅通些。在那用心的思考中,秀才县长靠在沙发上进入了梦乡。县委书记的电话打过来后,才使他从睡意中惊醒。他回味那个梦真感到舒心,因为梦见了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召开全国文物普查表彰大会,身先进个人的他,身上披着红,胸前戴着大红花,接见他的中央领导人那天很多,有邓小平、叶剑英、李先念、彭真、习仲勋、胡耀邦,赵紫阳、万里、李鹏……想着想着,他高兴地哼起了秦腔戏剧中包公的唱词来:

    王朝传来马汉禀,

    他言说公主到府中。

    我这里上前忙拜定,

    王朝马汉喊一声。

    没呼威向后退,

    相爷把话说明白。

    见公主不比同僚辈,

    惊动凤驾礼有亏。

    猛想起当年考文魁,

    公主笑咱面貌黑。

    头戴黑,身穿黑,

    浑身上下一锭墨。

    黑人黑相黑无比,

    马蹄印长在顶门额。

    .......

     

     

    且说那一枝花正为自己的情事发愁,画神尽管采用了各种方法去劝她,想让她心里高兴起来,可就是思想政治工作效果不佳。剪花娘子也在一旁急得坐立不安起来。这时候贾圣人送一客人时路过门口,欠身进了屋,他大声哈哈一笑,右手一伸扬,口里朗诵起了《乐观谣》:

    爱也罢,

    恨也罢,

    心中爱恨皆无挂。

    有缘无缘前生定,

    爱着说爱,

    恨着白搭。

     

    苦也罢,

    乐也罢,

    酸甜从来拌苦辣。

    笑口常开大丈夫,

    苦也哈哈,

    乐也哈哈!

     

    富也罢,

    穷也罢,

    幸福不靠近金钱架。

    豪华恬淡各千秋,

    富者辉煌,

    穷者淡雅。

     

    福也罢,

    祸也罢,

    福祸双刃切记下。

    人生坎坷是阶梯,

    福悬当头,

    祸踩脚下!

     

    成也罢,

    败也罢,

    英雄成败记高下,

    尽心奋斗是英雄,

    成也潇洒,

    败也潇洒!

     

    得也罢,

    失也罢,

    患得患失误年华。

    凡事该作尽管做,

    得了更加好,

    失也没啥!

     

    褒也罢,

    贬也罢,

    过眼云烟一刹那。

    君子小人为善恶,

    褒也是他,

    贬也是他。

     

    是也罢,

    非也罢,

    是是非非争个啥?

    河东河西三十年,

    对的错啦,

    错的对了!

     

    醒也罢,

    醉也罢,

    半醒半醉更为佳,

    忘物忘我大智慧,

    醒也聪明,

    醉也不傻!

    贾圣人的这一声又一声的《乐观谣》的高声朗诵,即刻引来一片掌声。原来在他朗诵之初,门外就站满了馆里的男女干部和来办事的群众。

    “圣人就是圣人呀,与凡人大有不同之处。”秀才县长也在门外的人群中,边说边走了进来。

    贾圣人双手作揖:“县长大人到此,见下官一拜了!”话音落,又引来大家笑声满屋。

    秀才县长说:“大家高兴,我也作诗几句,以助兴也!”他随也一本正经地朗诵开了。诗曰:

    事亦顺,

    业更兴,

    潇洒度人生。

    缘亦真,

    情更纯,

    甜蜜过今生。

    福亦全,

    梦更真,

    平平安安伴一生!

    秀才县长诗刚一朗诵完,即刻大家又鼓起了掌来。

    “这儿还有个赛诗会,县长叔叔,我也要来几句。”老文化馆长在县医院当护士的女儿说话了,她是今年刚从卫校毕业后上的班。

    “好啊,小甜甜,欢迎你的积极参与。”秀才县长跟老馆长是老交情了,所以对他这个女儿很熟悉。只见这个叫小甜甜的姑娘开始了她的娇声娇气的朗诵:

    愿上班的你是自由滴,

    下班的你是快乐滴,

    在家的你是舒服滴,

    睡觉的你是甜蜜滴,

    醒来的你是美好滴,

    将来的你就一定是幸福滴!

    大家掌声鼓过之后,她又朗诵了两句,而且还做了个鬼脸。她说道:

    丑诗送心意,

    平凡却珍贵。

    “好诗呀!一听都知道你是个医务工作者。此作大有行业之特点。”秀才县长夸奖起了小甜甜。

    画神说:“盛世出好诗啊!干脆我们研究中心组织一次全县诗歌大赛也好。”又转身对贾圣人道:“主任,我这个建议好不好?”

    贾圣人说:“非常合理,诗歌也是振兴我古豳之文化的重要战略部署。不过万事都得有经费保证啊!”

    秀才县长答:“办诗歌大赛若缺经费,你就来找我要好了,不就是几个钱吗。”

    秀才县长当众表了态,大家都乐哈哈的,连一小时前还痛哭流泪的一枝花,也放出了笑声。

     

     

    贾圣人、剪花娘子、一枝花、画神一行人遵照秀才县长的指示,近期对文物普查做了大量的工作,不管是古代的,还是现代的,他们一个都没有遗忘过普查登记,不管是从个人感情还是良心来说,他们都有责任把此项工作搞好。

    几个人在说笑声中,走出文化中心的大门,走过了中山大道,走过了汃河小桥,登上了翠屏山坡,来到了建立在那里的“二八”革命暴动纪念馆门前。

    这是一个特殊的院落,大门用钢材焊制而成,门扇的上边有红缨枪状头,中间则设计有红五星,象征着革命暴动。院子的四周围墙则全用红砖砌成。紧靠围墙的地方都栽满了松柏树和绿色植被。园内种植着各种鲜花。院的中央建有喷泉,东侧设有停车场。

    纪念馆的院内东西两侧各有水泥板与红砖建筑起来的平房,东边房为各级领导、著名人士题词和各种石刻展览;西边房则是革命暴动先烈的图片、衣物、用具和武器展览,并有对那次暴动的详细介绍。贾圣人等人说明情况后,纪念馆的同志就给他们讲了三水县革命暴动的历史故事。

    这场革命暴动,是1928年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由三水地区党组织发动的一次农民革命暴动。192857,暴动战士400余人,在许才升等革命领导人的指挥下,他们手持梭镖、长矛、大刀等武器,高呼口号,攻入三水县城。攻克县城后,杀了伪县长及反动职员多人。进而打开监狱,营救出被关押的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接着成立了渭北高原第一个红色政权——三水县苏维埃临时革命政府,革命领导人又将起义战士和革命群众改编为苏维埃红军渭北支队,许才升同志率领部分红军,立即向北出征,在太村、职田、张洪、底庙等地,发动群众,组织农会,打土豪,分粮食,济民度荒,革命烈火越烧越旺,震动了邻县和甘肃部分地区,有力地打击了反动势力。但由于反动派的疯狂反扑,那次革命很快就失败了。

    为纪念在这次革命暴动中壮烈牺牲的许才升、程永胜、吕右乾、吕凤岐、王朗波、王延壁、程国柱7位红色政权领导人,经陕西省人民政府198335批准,建立了“三水县革命暴动烈士纪念碑”。建碑工程于1985315动工兴建,同年12月中旬落成。

    纪念馆占地面积4764平方米,纪念碑分上下两个平台组成。上台正中建有一座高11,宽5.5、厚2.5的纪念碑,纪念碑上端是七位烈士的雕塑群像,庄严雄伟,令人起敬。碑前四周镶嵌着汉白玉,正面是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舒同书写的“三水革命暴动纪念碑”九个大字。左侧、右侧镌刻着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习仲勋同志、中央顾问委员会汪峰同志、中共陕西省委书记白纪年同志的题词;背面是中共三水县委、三水县人民政府撰写的碑文,充分表达了党和人民对革命烈士们的无限怀念。

    面对着那块巨大的纪念碑,他们在馆里人员介绍之后,一个个心情都沉重起来,深感到这场革命的伟大,尽管它没有成功,然而,它却如星星之火一般,点燃了渭北革命的烽火,影响和带动了更多的劳苦大众参加了革命。

    画神说:“在纪念渭北暴动起义60周年的时候,我也参加了这儿的活动,那次规模比较大,时任全国政协副主席的汪锋同志和老一辈革命家高克林、于占彪等同志都来了,省、市委都有领导来参加。”

    贾圣人道:“本来习仲勋也要亲自来参加的,只因当时他任中央书记处书记太忙,实在没有时间。”

    一枝花接过话来:“我们失去了见这个大人物风采的机会真可惜!”

    画神又说:“建这座纪念碑和清水桥的钱,也是马志超和张贵德两个老革命去北京找习老批下的。”

    贾圣人说:“习老和三水人的感情是多么深厚啊!”

    一枝花说:“习老领导关中分区在咱马栏山都住了十几年哩!”

    他们议论的时候,剪花娘子已剪好了她的剪纸,大家一看,革命暴动纪念碑,她剪得很形象,纸用的是大红纸,那张剪纸足有三尺大。

    参观完了,纪念馆人员请他们一行到其居室喝茶拉话,并拿来了“三水革命暴动纪念册”送给他们看。贾圣人看了,说那正是纪念三水革命暴动60周年后印的,上面有一批革命家的题词,也有省、市、县委各级领导人的题词,画册上同时还印了几首诗,写得很好,看了他也就念出声来了。

    画神说:“这清水塬人革命性最强,我看了一下,这搞‘二八’革命暴动的,就是从那块土地上搞起来的,参加者绝大多数都是当地的农民。”

    一枝花说:“我听说咸阳城那所大学的老八路程老先生就是清水塬村人,他早年参加革命,看不惯那些腐败现象。尤其对那些不利于工人农民的事情,他总是会勇敢去斗争。”

    “是啊,程老先生是位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优秀的共产党人,前几个月我在咸阳城去看望他时,他还在手捧《共产党宣言》认真学习呢!”贾圣人接了一枝花的话。

    剪花娘子说:“程老先生最大特点是不畏权势敢犯上。上世纪七十年代夏收期间他去农村蹲点,正抢收麦子碾场时,县上通知要男女老少上工地去修农田水利。他一看这不行,人人都去了,天一下雨收下的麦子都坏了,让农民吃啥?他顶住上级,让自己驻的那个村农民们把麦子收割完打碾结束后才上的工地。”

    画神说:“县上主要领导批评他的‘惜民’,他说共产党人就是要‘惜民’,要顾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

    贾圣人说:“前几天,我见他时,他对中国教育的现状显得极为满,说教育乱收费严重地侵犯了受教育者的利益,教育企业化是失败的。在职干部所取得的硕士、博士文凭,那全是骗人的,他们哪个有时间去学习、去做作业,哪个人能有真才实学?”

    一枝花说:“他说得有道理啊,我见到的好多领导干部上硕士、博士的,都是别人给代做的作业。”

    程老先生一生吃亏就吃亏在他的耿直上,对事对人从不保留自己的意见,所以哪儿工作上不去就调他去,有了成绩可能就又成别人的了!”贾圣人又说。

    画神叹了口气:“心直口快,领导不爱,你说他咋能进步呢?不过,这样的人,百姓喜欢,他才是中华民族的真正脊梁!”

    剪花娘子说“在西安城中的省信访局原局长也是清源人,他在文学创作上成果丰硕,曾创作有电影剧本《永恒的友谊》、《药王孙思邈》、《骊山烟云》等,他的作品不但国内拍成了电影、电视剧,而且还被前苏联的《真理报》刊登,被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主席伏洛希洛夫授予了最高苏维埃主席团勋章,为国家增得了荣誉。”

    说着说着,不知怎么又扯到当今腐败问题上,贾圣人说:“前几天我陪同省社会科学院和省委党校的两个教授到这里参观,看完了,他二人却低头不语,我问有何想法,一个说,当年进行革命暴动的这些先烈们他们能知道当今的腐败吗?要是有在天之灵,他们会怎么想呢?”

    画神说:“是啊,我们有的单位就像群众讲的,表扬了指鹿为马的,提拔了溜须拍马的,苦了当牛做马的,整了单枪匹马的。”

    一枝花说:“我也听到有人讲,孩子孩子你快长,趁着爸爸当着‘长’。爸爸要是下了台,你这辈算白来。”

    她又说:“年龄诚可贵,文凭价更高。如果银子多,二者皆可抛。”

    贾圣人说:“还有那,酒杯一端,政策放宽;筷子一提,没有问题。”“打麻将三天四天不睡,进舞厅拥五抱六不累,赶酒宴七两八两不醉,收礼品大包小包不退,干工作大事小事不会。”

    剪花娘子说:“我也听说了,机关干部中流传着几句话,叫什么,报告成绩用加法,接受任务用减法,计算报销用乘法,检查错误用除法。屁股坐讲台,声音在电台,接见上舞台,赴宴喝茅台。”

    贾圣人说:“有一首民谣就是这样形容酒风的:革命小酒天天醉,喝坏党风喝坏胃,喝得夫妻感情退,晚上睡觉背对背,老婆告到纪委会,纪委会只管喝酒不管醉。老婆告到人大常委会,人大说,只管立法不管醉。老婆告到党委会,党委说,还是纪委说得对,能喝不喝也不对,此项开支早已列入计划内。”

    画神说:“你们都知道吧,咱们国家年产白酒400万吨,可以装满两个湖。而全国每年公款请客喝酒的费用总额,可以抵消三峡工程近6000亿元的静态投资。这个公款吃喝如果不刹车,不光喝坏了党风喝坏了胃,还真会喝坏我们的社会主义!”

    一枝花说:“大官周游列国,中官大吃大喝,小官敲诈勒索,百姓愁米下锅。”

    剪花娘子说:“我还听到这样一段话,一位领导来检查,二日之前来电话。三名干部忙分工,四处奔波选酒家。五神佳酿茅台好,六味海鲜首推虾。七名小姐早等候,八仙阁内话桑麻。九(酒)后饮问怎么样,十分满意笑哈哈。”

    贾圣人说:“还更有那离奇的,有人竟把我党的三大作风变了调,叫什么,理论与联系实惠相结合,群众与照顾领导相结合,表扬与自我表扬相结合。”他又接着说:“民谣反映了一种社会现象,作为统治者必须引以为戒,才能巩固和加强自己的统治地位。听其民谣,可窥见我们的工作做得如何,以检点自己的言行。听民谣,省吾身,闻过即改,择善而从。”

    画神又道:“还有那,官修衙门客修店,一上任就搞基建,招商引资是假话,工程发包捞几万。”

    贾圣人说:“雷锋少了,雷人多了;钉子少了,钉子户多了;为人民服务的少了,为人民币服务的多了;挽着奶奶过马路的少了,挽着二奶过马路的多了;日记里写帮几次忙的少了,日记里写上过几次床的多了!”

    一枝花说:“腐败现象已渗透到了各行各业,问题确实也比较严重,中央看来也是下了功夫治理了,杀了那么多的贪污腐败分子,把副省长、副委员会长都推上断头台了,有谁能不承认反腐败斗争不力?然而,这坏风气确实彻底刹不住,你们说这到底怪啥?”

    一群人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地在那革命暴动纪念馆里说了好长时间,不知是谁提出下山后,他们才从馆里走了出来。

    下午,西下的太阳余辉,照射在那革命暴动纪念碑上,显得那建筑物更加高大壮观和耀眼,如同红色的灯塔光芒四射。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大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   
  •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