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走近我们
  • 新闻速递
  • 检察文学
  • 清风
  • 过刊目录
  • 美文集萃
  • 留言反馈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集萃 » 美文集萃 » 老检察官于仲连传奇
    老检察官于仲连传奇
    • 作者:于兴学 更新时间:2011-1-29 17:49:14 来源:当代检察文学研究会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
     

    老检察官于仲连传奇

    ——堂兄于仲连诞生100周年祭

     

    于兴学

     

        19533月,于仲连奉调陕西省人民检察院,省人民政府任命为三处处长,中共陕西省委批准他为陕西省人民检察院党组成员,经全国人大常委会第9次会议批准,1956420最高人民检察院任命他为陕西省人民检察院检察员,成为资深望重的老检察官。

      于仲连1910年出生在旬邑县原底乡一个贫苦农民家庭。1929年考入旬邑宝塔小学,1931年小学毕业后曾到礼泉教私塾。1935年徐海东带领红二十五军与刘志丹领导的陕北红军会合,曾在他的家乡短暂停留。红军向群众宣传抗日救国的形势和穷人翻身闹革命的道理,深深的打动了他。为了抗日,他参加了我党领导的“抗敌救援会”,义务为党工作,抄文件,刷标语,召开抗日群众宣传会。短短的两个月活动,使他的印象十分深刻,他看清了跟共产党干革命抗日是他的唯一出路。他给家里老人讲清了道理,取得家庭同意,正道直行,到陕甘宁边区去参加革命。

     

    投奔马锡五专员

     

      陕甘宁边区是在原陕甘边区革命根据地的基础上建立的。陕甘边区是习仲勋等同志于19333月在耀县照金镇土儿梁成立的。这年十月底,由于蒋介石多次电令西安绥靖公署派重兵“围剿”照金苏区,迫使陕甘边区撤离照金。1933年冬天,红军横扫陕甘边区的反动武装,建立了以甘肃南梁为中心的陕甘边区根据地,南梁地区的中心是庆阳县的南梁堡。19379月,在陕甘边区的基础上建立了陕甘宁边区。陕甘宁边区共辖二十三县,首府在延安。除陕北、关中十六县外,辖今甘肃环县、庆阳、合水、镇原、宁县、正宁、华池等七县。

      庆环专区是陕甘宁边区的重要组成部分,建国后曾任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的马锡五同志,当年任陕甘宁边区庆环专区专员。马锡五同志是我党的优秀领导干部,他能理解并模范执行党的政策和法律,深入群众,关心群众疾苦,于仲连同表叔马力中由亲友介绍给马锡五专员。马专员问于仲连同志“为什么要参加革命?”于仲连回答:“我在家乡见到过红军,参加过抗敌救援会的活动,我作为一个青年,要抗日救国,要跟共产党闹革命。”马专员说:“很好,你想干什么工作?”于仲连答:“我想上抗日军政大学,马专员能不能介绍我去?”马专员说:“想上抗大的愿望很好,但那儿离这儿还很远。现在陕甘宁边区才建立,地方上需要很多像你这样有知识的青年干部,就留在这里工作行吗?”马专员的诚恳态度,使于仲连很感动,当即表示,“我愿留下工作。”马专员就把他安排到庆环专署做文书,具体做收发工作。他工作积极负责,受到马专员的器重。一个多月后,时任环县县长的扬玉亭(解放后曾任陕西省副省长)同志,来专署开会,向马专员要干部,马专员便把于仲连同志推荐给扬县长。扬县长非常高兴,安排他到环县县政府做秘书。在战争年代,特别强调组织纪律,个人必须绝对服从组织分配,不能讲任何价钱,他无条件接受了组织安排。

      在革命队伍里,他受到组织的信任,革命觉悟有很大的提高。他到环县第一件事就是努力熟悉环县当地的地理、经济、文化、历史、自然、人文、国共双方力量对比等情况,同时对民主政权的工作基础、群众情绪等深入了解,加深了对该县基本情况的认识。1938年春,扬玉亭县长要去延安参加会议,要求他准备会议资料。他在县府有关同志配合下,凭着充沛的精力,旺盛的革命热情,以平时得来的资料、数据,夜以继日的编写、整理、造表、统计,很快就拿出来一个包括环县的民政、教育、剿匪、武装斗争、支前、生产等各项统计报表,撰写了汇报材料。还收集、整理、建立了该县档案资料。一个参加革命工作不过半年时间的青年,能独立完成这么全面系统的工作任务,县领导非常满意,赞扬了他的革命态度和工作能力,坚定了他的工作信心。

      陕甘宁边区所属的县,其范围并不包括原历史区划的全部,而只能在部分区乡设边区县政府,或者几个县的部分乡区组成县政府所辖。当时边区环县政府设在县北的河连湾,而国民党在甜水堡设伪环县县政府。国共双方针锋相对。在国共合作期间,边区政府曾和友区政府进行了“划界”,但是国民党反动派,不断破坏国共合作抗日,搞磨擦。伪环县政府的反动武装———环县保安大队,副大队长赵思忠又称“赵老五”,土匪出身,性情残暴凶狠,他的分队长缪福禄、耿子平、穆正明等一百多名匪徒,经常对我环县党政机关所在地河连湾搞突然袭击。

      19383月,正值县委书记刘昌平,县长杨玉亭去延安开会,赵匪从甜水堡出发,经犬树原、清平汤南下,趁黑偷袭河连湾。县机关各部门共有六十余人,武器很少,保安队分队长张俊禄带领队员坚守县机关拼命抵抗,被敌人包围在一个四合院内,万恶的匪徒见一时不能得手,便将油泼倒在大门上纵火焚烧。房子起火,我保安分队长、指导员、副队长、班长等多人壮烈牺牲,敌人打开了监狱放走被关押的三十多名犯人(大部分是土匪)。在这关键的时刻,于仲连和县上其他同志退到房院一角,继续坚持战斗。住在洪德区刘家山一带的红二团在团长刘懋功、政委牛书申率领下,兵分两路前来救援,匪徒被歼十余名,其余狼狈逃窜。

      193856月份,县委县政府配合部队剿匪,于仲连等三人和十多名自卫队员在组织部长何明带领下,去耿家湾地区找县大队,走了好几个村庄没找到。当走到川道时,发现在山顶上有人影晃动,以为是自己人便向山头走去,此时于仲连发现山上的人交头接耳,鬼鬼祟祟,不像是自己人的样子,遂向何部长报告,何部长命令立即撤退。这时山上的敌人发现了何部长和自卫队员,三四十个敌人一窝蜂似的追了过来,向我方开枪。有几位自卫队员被抓走,何部长、于仲连他们顺沟河隐蔽,才撤退下来。红二团五大队及县保安大队听到枪声,以军号联络会合追剿,才打退了敌人。他们才找到县委、县政府,完成组织上交给的任务,回到县政府机关。

      工作任务的完成和几次武装战斗的考验,证明于仲连革命意志坚定,有对敌斗争的经验,凡是组织交给的任务都能圆满完成。组织便安排他到条件极其险恶,生活环境极为艰苦,斗争更为复杂的地区独立开展工作。

     

    任命为毛井区区长 有幸见到毛主席

     

      毛井区是环县西部一个非常艰苦的地区,穷乡僻壤,产不甚重。它跨几个县边缘,离环县我党政机关驻地河连湾二百多里路,西边是宁夏固原七营川,南临固原草庙坝镇,北临宁夏同心县予旺堡回族区,经济落后,多民族杂居。只有东边是我党政机关联系的通道。二十七岁、才参加革命一年的于仲连被派到这个区当区长,无异于到白区开展工作一样,困难重重。整个区只有六七个干部,两条枪。国民党环县保安大队长土匪头子赵老五在当地横行霸道,穷凶极恶,是我红色政权的死对头。于仲连到任的193912月,发生了国民党同心县自卫队队长张彦彪劫持一、四、六乡几十名群众和牲畜、粮食财物事件,群众情绪不稳,革命队伍的不坚定分子有的动摇,有的叛变,有的脱离革命队伍。面临如此严峻的局面,于仲连同区委领导组织区政府干部对全区乡村干部摸底,有针对性的采取果断措施,坚决清洗那些不坚定分子,提拔立场坚定的进入了乡、村两级领导层,积极做好群众思想工作,稳定了大局。1939年冬,县府下达给毛井区征兵、征粮任务都超额完成。这时匪首赵老五散布谣言说:“共产党要把环县的青年人全部拉去当兵,要把全县的口粮全部征收。”有些群众听信谣言,对我党有怀疑,甚至出现抵触情绪。针对敌人的造谣挑拨,于仲连和区委领导研究决定,超额完成上级下达的征兵、征粮任务后,不再增加新的征兵、征粮指标,并通知已经集中的原准备春节前送县的几十名新兵先回家过年,年后待命,从而粉碎了敌人煽惑群众的阴谋,稳定了群众情绪,制止了叛乱。同时,从基层选拔了二十多名自卫军战士,组成了自卫营,配备了二十支来福枪,八十发子弹,有力的保卫了区、乡政权。

      1940年元旦,匪首赵老五率部80余人,带着被胁迫的数百名壮丁偷袭我环县城南关县委县政府机关,遭到县保安大队有力还击,俘虏了一批匪徒,并缴获了一些马匹、枪支、弹药、皮袄等物资。敌人不甘心失败,利用我方工作中的一些失误,侵入我环县洪德区三个乡,杀死我地方干部数十名,制造了称为“环县事变”的流血惨案。赵老五的一个分队长李彦才趁机潜回他的家乡毛井区一乡朱尾山,企图组织叛乱,袭击毛井区政府。群众给于仲连及时报告匪情,他立即向县委工作组及区委汇报,连夜派人赶到三岔向军分区警二团告急,团长刘懋功带领部队星夜赶到毛井区,很快消灭了敌人,俘虏匪徒三四十人,缴获了一批马匹和枪支弹药。毛井区人民不为敌人的谣言所欺骗,同敌人进行了针锋相对的斗争,粉碎了敌人的阴谋,保卫了区乡政权及人民生命财产,受到县委县政府表扬,于仲连也受到物质奖励。

      这年三月,陇东分区二团对敌人进行围剿,陇东军民在马锡五专员指挥下,对赵老五匪部盘踞的甜水堡实行军事包围,于仲连领导毛井区群众支援前线。在隆冬严寒季节,二百多里路上,送粮人畜络绎不绝,区乡筹粮干部爬行冰道,动员群众缴粮。人民群众踊跃缴粮,甚至捐出自己口粮支援前方,保证了战争的胜利,沉重打击了敌人,扩大了边区,进一步巩固了我政权。

      193910月,在延安陕甘宁边区古槐沟礼堂,党中央召开了陕甘宁边区四级干部(边区、专区、县、区)会议。庆环专区由马锡五专员带队,县区长全部参加,环县县长杨玉亭带领各区区长参加大会,于仲连做为毛井区区长第一次来到延安这个久久向往的革命圣地。他做梦都想见伟大的领袖毛主席,这个梦想终于实现。内心的兴奋是无法用语言表达的。会议由边区政府主席林伯渠主持,毛泽东同志做重要讲话。毛主席穿着士兵的灰布衣服,有的部位还打着补钉,满头浓密的黑发,炯炯有神的双眼,伟岸的身躯,给大家以平凡朴实、伟大圣哲的深刻印象。他操着浓重的湖南口音,打着特有的手势,谈笑风生,纵论抗日大事。礼堂不大,百十人的大会,于仲连离主席很近,他看得最清,听得最准。毛主席着重指出,陕甘宁边区是抗日的根据地,是党中央领导全国人民抗日斗争的指挥中心,是抗日的大后方,是边区人民用鲜血和生命创建的。大家要努力做好各项工作,保卫边区,发展边区,巩固边区,团结边区群众搞好工农业生产,支援浴血奋战的前方将士。于仲连聆听了毛主席透彻、明晰、精辟的讲话,内心久久不能平静,暗下决心要把毛主席的讲话精神贯彻到实际工作和斗争中去。毛主席的讲话成为鼓舞他克服艰难险阻,努力完成各项工作任务,支援前线的力量。

      这次会上,从重庆回来的周恩来副主席报告了在重庆和国民党的统一战线和斗争情况。边区政府林主席、副主席高自力,八路军留守处主任肖劲光、边区法院院长雷经天、建设厅厅长刘景范等领导同志都讲了话,并安排了各专县区应做的建政、征粮、征兵各方面的工作。在十几天会议后,于仲连又回到毛井区。 

     

    任驿马区区长 迎送王震将军

     

      驿马关位于驿马区,这是古代关中内地通往西北部地区(宁夏、内蒙)的一个驿站。凭地势之险要,扼陕甘之咽喉,位置十分重要。19466月,蒋介石利用停战之机完成进攻边区的准备,全面发动了内战。陕甘宁边区已处在敌人重重包围之中,驿马关处于对敌斗争的前沿,形势严峻,斗争艰巨,随时都得准备和敌人真枪实弹战斗。在这个节骨眼上,于仲连接到一个重要任务———迎送王震将军过境。

      1946年底国民党反动派完成向各解放区的部署后,疯狂地进攻我中原解放区。他们以廿万大军,企图将我中原人民解放军6万人一举消灭。党中央决定派王震将军率359旅及十三旅等部南下,开辟安康、柞水、蓝田、临潼以西地区。由于三五九旅为中原突围我军主力之一,蒋介石、胡宗南调集重兵围歼,我军为分散敌军兵力,816三五九旅西进至留坝以东,经中央批准,计划经镇原、宁县、正宁,返回陕甘宁边区。为了迎接三五九旅返回边区,中央命驻守关中地区的警一旅从正宁、旬邑进攻敌人,占领陇南重镇屯子镇迎接王震将军。

      接到在驿马关迎送王震将军的任务,于仲连立即向各乡作了周密安排,动员群众给部队腾住房、筹集粮秣,杀猪宰羊。许多群众家准备了油饼、蒸馍、鸡蛋、瓜果等食品,让自己的队伍住好吃好。王震将军亲自率领的队伍大约两千人,从湖北宣化打到甘肃镇原屯子镇,经六十三天行军作战行程4500里,历经大小战争八十六次,粉碎了大于我军二十倍的敌军沿途围堵追击,才回到边区。他们行军遇上连阴雨,供应困难,战士们吃生玉米,衣着破烂不堪,面容憔悴,精神疲倦,但仍然队形整齐,斗志旺盛,纪律严明,待人和气,卖买公平,秋毫无犯。群众看见自己的子弟兵受了那么大的磨难,吃了那么大的苦,非常心痛,不少老人热泪盈眶。他们把自己平时舍不得吃的好东西往战士们手里塞,往军服口袋里装。战争年代那种军爱民民拥军军民鱼水情令人难忘。王震将军不顾长途行军鞍马劳顿,利用宿营空档,和区机关同志开了一次座谈会,还参观了区办小学。于仲连汇报了区上的工作及敌我形势,对敌斗争状况,听取王震将军指示,还准备了比较丰盛的饭菜,招待王震将军及随行其他领导同志。王震将军离开驿马关时,特意给于仲连送了两支短枪,一支手枪,一支冲锋枪,十发子弹作为对地方上的支持。

      王震将军所领导的三五九旅,于194692回到原防地区。19472月,国民党全面进攻陕甘宁边区,敌人以优势的兵力进攻驿马关,随后占领了庆阳,于仲连立即组织区上人员一边撤退,一边带领游击队夜间绕到敌人驻地打枪,袭扰敌军,还刷标语、撒传单,涣散敌人军心,瓦解敌军组织,收集敌军情报为我所用。

      19476月份,国民党进攻陕甘宁边区,庆阳县政府干部家属队(约三四十人)安全受到威胁,县委决定把家属队转移到山西离石县,把转移家属的任务交给于仲连去完成。驿马关到离石县千里之遥,虽经过解放区,但离敌人并不远,而且没有路费和口粮上路。这支特殊的队伍由妇女和未成年小孩组成,有的妇女还是小脚,只有六头毛驴和三名工勤人员,沿途要翻山越岭,渡过许多小河,再过黄河天险和几段沙漠。

      于仲连向大家作了简短的政治动员。要求所有人员要听从指挥。国民党军队距他们经过的路不过百十里,敌情随时都可能发生,路途是艰难的,沿途山间狭长的土石小道很难行走,敌人的飞机还在空中搜寻扫射,路途艰难。牲口缺草料,饿得走不动时常打蹄踏空,把驮的人和行李摔下来,他不满1岁的女儿从驮背上掉下来四次,有一次掉在黄河里昏迷不醒。五六岁的儿子随队步行,哭着要吃喝,被他踢了一脚,因为当时全队的孩子们都是强忍饥饿跟着队伍前行。

      经过十多天艰苦跋涉,这只队伍终于到达吴堡的黄河渡口,船少,水急,人多、挤不上船,他又领导家属队从另一个地方秦林坪渡口过黄河。上午过了河,下午敌人就到了河边,向河东我方开枪打炮。他们来不及休息就前进,终于在19477月份赶到离石县柳林地区暂住,把家属队及牲畜一个不少交给了组织。休息3个月后,他又奉命把家属队原路带回了陇东。于仲连千里护送家属队,好比当代的“千里走单骑”,传为佳话。

      这个时候,战争的形势发生了很大的转折,解放战争已由战略防御转向战略反攻,西北战场敌我力量对比,逐渐有利我方。于仲连又参加随军工作队,支援不断扩大的解放区。19484月在西北党校(已迁回延安)学习了一个多月,即调入第一野战军政治部随军工作团,仗打到哪里,就把宣传工作做到哪里,向新解放区人民宣传共产党的政策,一路播撒革命的种子。1949520,他随军解放西安,进行休整,等待分配。

     

    建国后第一任彬县县长

     

      解放后的西安,百废待举,千头万绪。一方面离西安不远的西北战火仍在燃烧;一方面新的解放区不断扩大,需要大量干部去管理,迎接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建立。西北局人事处决定,派于仲连担任彬县县长兼县法院院长,建国后由国务院颁发、周总理签署了任命书。到后来他已身兼六职:县长、法院院长、人大常委会主任、剿匪委员会任主任、县委常委、县政府党组书记。

      彬县(旧称邠县),地处渭北黄土高原,泾水之滨,古丝绸之路驿站,历史悠久。传说周族的先民们就在这里繁衍生息。近代西兰公路穿城而过,全境960平方公里,12万人口,70万亩耕地。北靠甘肃,东临旬邑、淳化,西临长武,是关中至陕北的过渡地带,也是陕甘二省通道的关卡,历来是兵家常争之地。解放前几十年,有国民党重兵把守,是国民党邠州绥靖专员公署驻地,特务如麻,直插我陕甘宁边区各地刺探情报。1948年春,彭德怀指挥西府战役,第一次解放彬县县城,后我军撤离,敌人又返回,重建伪政权。1949726,十八兵团打败马匪,彻底解放彬县。此时,县境内所有敌伪军、政、宪、特工人员,有的被俘,有的逃跑,有的蛰伏,有的潜藏,彬县的敌情、社情比较复杂。

      1949910,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前夕,于仲连到彬县上任。面临这样的形势,他认为当务之急是迅速巩固人民政权,强化人民民主专政,第一件大事就是彻底清查国民党残余势力,镇压反革命。按照党的“首恶必办,协从者不问,立功者受奖”的政策,重点集中打击那些罪恶甚大、顽固不化、气焰嚣张的首恶分子和鱼肉百姓、劣迹斑斑的恶霸地主分子。经法院审判,会议讨论决定,他签署报上级批准,先后处决了五十多名反动分子,又关押判处了一批,震慑了敌人,打击了敌伪反动残余势力,保障了人民安宁。为了巩固新生政权,他和同志们每天工作十五六个小时,常常夜以继日,通宵达旦。

      他所面临的第二件大事就是土地改革,这是消灭几千年封建剥削制度,彻底改变农村生产关系,真正实现耕者有其田的大事,涉及每个乡村每个人的切身利益,政策性特别强。于仲连参加革命多年,对执行党的政策有很大的自觉性,特别从马锡五专员的身上学的实事求是的领导作风,使他在土改中能够正确引导群众,保证土改健康发展。太峪乡有一户人家有土地数十亩,解放前三年皆雇长工,农忙还雇短工,按剥剥量定地主成分没问题。但这家主要劳动力一直在外教书,是自由职业者,不能称为有劳不劳。最后于仲连和有关领导研究定了富裕中农成份。其人心服口服,贫雇农也认为合情合理。通过土改,后来又查产定产,颁发了于仲连签署,盖有“彬县人民政府”方印的土地所有证,给全县近二万户农民土地、房屋庄基所有权起了法定作用,成为他留给世人永久的纪念。

      深入调查是于仲连的一贯作风。土改时,北极乡有一名地主犯有命案,给某区长行贿200块银元。这位区长收了贿赂诬告说给了县法院副院长罗某,事情复杂,议论很多。于仲连就亲自调查澄清了罗副院长不白之冤。县法院以诬告陷害罪判处这个区长有期徒刑三年。但后来罗副院长调省法院后,这个案子又被翻了过来,判了罗三年。罗在狱中不服,告到中央西北局、省上有关单位。经中央、西北局、省上联合调查三次,证明罗未受贿,宣告无罪释放,真正受贿的是那个区长。可见于仲连掌握政策和法律非常严肃,所定案子经得起历史考验。

      于仲连在彬县作的第三件事就是发展经济,抓好粮食生产,改善群众生活。他派干部下乡帮助农民制定生产计划,开展以工换工,以人工换畜工,或以畜工换人工,搭帮互助,建立互助组。粮食亩产1949年平均95斤到1953年年均亩产106斤。彬县百子沟煤矿是清代建立的,由于技术落后年久失修,解放时基本处于停产封闭状态。于仲连派人找到矿主,宣传党的政策,鼓励他们修复矿井,抢修绞车设备,恢复生产,多出煤。经过短短几个月时间,煤矿就正常生产了。在县政府努力下,1949年到1953年,全县经济有了很大发展。人民群众积极响应政府号召,在抗美援朝期间,农民积极交纳公粮,青年积极参军,表达出获得解放的人民热爱共产党,热爱新中国的真情实意。

      晚年的于仲连回忆他全面负责一个县的工作时说:“我作为一县之长,我认为没有辜负党的重任,没有愧对十多万彬县父老乡亲。我尽了一个共产党员,一个人民公仆应尽的义务。”他临终仍怀念那段条件虽差却甘之如饴,无怨无悔地奉献;生活清苦却不计“薪俸”的执着追求;工作虽多却夜以继日,不计报酬;甘愿赴汤蹈火投入战斗的年月,怀念那“道不拾遗,夜不闭户”的社会风气,怀念那人与人之间推心置腹、坦诚相见的赤诚情怀,怀念和他并肩战斗了的战友和勤劳朴实的彬县人民。毕竟,在彬县的日子是他革命经历中十分辉煌的一页。

     

    最高人民监察院任命为省检察员

     

      19533月,正当于仲连在彬县工作进入正轨之时,上级把他调到省人民检察院工作。他过去工作过的县区级政机构,是综合党、政、工、团、民、财、建、教等包罗万象的全面工作。而省级检察机关是比较专一的执法机构,无论工作方法、工作对象、工作条件都有独特之处,迥然不同于县级政府。那时省检察院组建不久,只有四十多人。省人民政府以府民字(551823号任命书任命他为三处处长,同时中共陕西省委批准他为省检察院党组成员,压在他的身上的担子很重。三处只有六个人,主要任务是负责对人民法院审判的刑事案件和公安机关劳改单位实施监督。积案多,工作特别忙,他和同志们除了星期日,每天吃住在机关,工作十多个小时,超负荷运转。大家咬着牙,憋着劲夜以继日地干,特别是对检察业务不熟,经验不足,那时还没有《宪法》,只有上级发的检察工作条例。他凭着在基层工作锻炼的严格的工作作风,一边工作,一边学习检察业务,不懂的向领导、同事、下级请教,终于掌握了自己应会的法律条文。根据实际问题钻研、思索、研究、探索使自己的业务从生疏到基本熟悉。他所经手的许多案件、案例经得起历史考验,给人们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可看出于仲连做为人民的检察官,对人民的高度责作感。他在监所检查方面,坚持实事求是的原则,按照党的劳动改造一贯政策,强迫劳动与教育相结合,使其改恶从善,重新做人。他多次到监狱检查是否有刑讯逼供,是否有错判、漏判、量刑不当的,检查对犯人管理、教育、狱舍卫生、犯人生活、学习、劳动是否正确执行了政府有关规定。1955年检查省第一监狱时,看到南方几个省寄押的犯人的申诉,觉得原判有问题,回到省检察院即向原判省的法院提出请他们复查,大约有三起这样的案子,原判单位都做了纠正。

      在几年的检察工作中,他的检察业务迅速提高,成为我省资深望重的的检察官。1956420,经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九次会诉批准,最高人民检察院以66号任命书任命于仲连为陕西省人民检察院检察员。

     

    查清扶风“武装暴动案”

     

      1954,扶风县报来一个大案子,称该县警卫队队长陈得功组织二三十名警卫队员搞武装暴动。在那个时代,宁左勿右的倾向已经有所抬头,对涉嫌反革命案件很敏感。很多人宁信其有,不信其无。因而县法院、检察院和县公安局看法不统一,定不了案。于是报请省检院、法院派员调查。这是一个涉及四个死刑、二三十人徒刑的大案子,省检察院派于仲连负责,并会同省法院派员井玉章等组成工作组同去。于仲连等同志到扶风,先向县领导汇报后,立即会同县检法二院开展了调查,县上对此案分歧很大,公安机关认为,陈得功为首组织暴动,去眉山山区为匪属实,而检、法两院认为证据不足,难以定罪。案子整整拖了三年,定不下来。工作组征询双方意见,一时无法取得共识。于是于仲连决定搁置分歧,独立调查,不带任何框框,实事求是,他们和被告人逐个谈,走访被告家属,向知情人了解,仔细研究检举人提供的案件发生时间、地点、人员、经过、结果,询问检举人发现暴动的始末等,还向公安机关了解了侦察、破案、预审、移送等办案全过程。经过二十多天时间调查研究,终于弄清:1、原材料说陈得功是土匪出身,查明陈解放前并未当过土匪,解放初期镇反中亦未发现有什么案件涉及此人,也未发现其恶迹。本人曾亲自护送我地下工作者多人,故说陈是土匪,缺乏直接证据;2、原材料说陈去青海贩鸦片属实,但此案发生前陈已交待,且这是刑事犯同反革命武装暴动风马牛不相及;3、对武装暴动应具备的基本要素,如参与暴动的人员构成、数量、分工、暴动的动机、目标、时间、地点、实施步骤,原材料都提不出有力证据。公安机关侦讯过程中有刑讯逼供行为,有一名涉案者死在狱中;4、主要被告陈得功断然否定组织暴动,被控参加暴动二三十人也均否认此事;5、陈得功与举报人警卫队指导员长期不和,互相争斗、怀疑,不排除指导员有报复陷害的可能。工作组将所了解情况向县党政领导作了汇报,多次组织不同意见双方开会座谈,各抒己见,展开辩论。终于基本上达成一致意见,这是警卫队指导员与陈得功关系不睦、政见分歧,挟嫌报复而制造的一桩假案。经省、地两院同意,立即释放涉案人员,陈得功被控贩卖鸦片一次被判徒刑三年,本人表示服判。对一名涉案逼供死亡人员,做了妥当善后处理;其余被关人员全部无罪释放。于仲连等坚持党的政策、国家法律,弄清这个大案子的真实情况,维护了国家法律的尊严,保护了人民的合法权利,经受住了几十年的历史考验。

     

    “左”倾错误断送他的检察生涯

     

      于仲连对检察业务逐渐熟悉,工作步步深入,在省检察院党的领导工作中越来越发挥骨干作用,他准备在检察战线奋斗终生。省检察院领导准备报上级提拔他进入领导层。由于某些人别有用心,从中作祟,1958年突然宣布调离省检察院到省物资局任综合计划处任处长,以后又调省交通厅任航运处处长,中断了他的检察生涯,开始了长达22年的无辜‘审查’。就于仲连而言,有马锡五这样的陕甘宁边区执法楷模、人称“马青天”的领导栽培,又在战争年代历任两个区区长的考验和锻炼,建国后第一任彬县县长并身兼六职,真刀实枪在革命战争年代及解放初期从政从法的经验;从血与火的道路走过来的老干部老党员作检察官,即使在解放初期人民共和国的检察队伍,也是少有的人才。他不仅对党的检察事业有高度的责任心,而且工作踏实,深入调查研究,实事求是掌握法律的武器不偏不倚,高效办案。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中国多灾多难。“五七”反右扩大化、“五八”大跃进浮夸风、“五九”反“右倾”,直至十年文革,“左”倾思想在党内横行。“反右”后期滥审无辜,“内清”审干运动,学习苏联“肃反”经验。于仲连就是在这种背景下调离省检察院,原因是人民检察院是要害部门,不适宜有“历史问题”的人在那里呆。

      正是于仲连的光荣革命历史断送了他的检察生涯,这话似乎不合逻辑,然而在“左”倾盛行的年代,这是司空见惯,不足为奇的。源于1941年他在毛井区任区长时,他的仇敌赵老五,使尽了计谋,逮捕了他,把他关在西峰监狱里,在狱中,于仲连曾与被捕共产党员一起团结其他可以争取的对象组织暴动越狱,成功逃出监牢。本来对革命者来说是可歌可泣的光荣历史,在“左”倾年代却成了“历史污点”,大做文章,在“被捕活着出来必为叛徒“的谬论下,狱中英勇斗争的于仲连成了没完没了的审查对象,直至文革,由内部审查变为公开曝光,政治上受到迫害,人身受到污辱,自由受到限制,家属受到株连,工作学习受到限制。光荣斗争的历史被抹杀。

      1940年春天,身任毛井区区长的于仲连,配合陇东分区警二团出动围剿国民党环县保安大队副大队长土匪头子赵老五。赵匪作恶多端,民愤极大,部队将赵匪巢穴摧毁,赵老五率12人逃跑到今宁县固原的七营川(此地传说是北宋扬家将屯兵的一个营盘)。其贼心不死,纠集他的爪牙张廷杰等暗中活动,制造事端,挑起冲突,伺机反扑,经常杀害我革命干部。斗争日趋复杂,环境十分险恶。于仲连和同志们下乡工作,常在山间石岩底下夜宿,以防不测。四一年元月的一天晚上在二乡希吉滩开完会,天气十分寒冷,在夜深人静时分转移到小学教员老师家与两个同志住宿,不幸黎明时被赵匪爪牙李彦才包围被捕。敌人这次行动是抓捕我方人员作人质,想换回被我方抓捕赵匪骨干缪某二人,其实此二人于四〇年“五一”在曲子县被我方处决,敌尚不知。于仲连等当天被敌人押送李花咀,两天后送到赵匪驻地七营川。临近春节,天寒地冻,又将他们转押西峰,在零下20的严寒下被迫赤脚徒步行走,数九寒天磨破的脚掌在冰雪中留下一道道血印。敌人捆绑住他们的手脚,不给吃饭,饥寒难忍。他们一路和敌人斗争,拖磨时间,等我军营救。到达西峰时,每个人已是遍体鳞伤,奄奄一息了。

      在七营川,匪首赵老五提审过于仲连,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他把仇恨藏在心里什么也没有说。敌人无法,拉来被俘环县县政府文书叛徒扬某指认,才使他的身份暴露。共产党员在身份暴露后,只能与敌人展开面对面的斗争。他质问敌人:“陕甘宁边区是你们蒋委员长承认的,我们为抗日作工作,你凭什么抓我们?共产党干部为了抗日坚持斗争,何罪之有?”赵匪被问得张口结舌,无辞以对,只得草草收场。

      在西峰监狱,他被看成重犯,关进二号牢房。不仅吃不饱,没处睡,蹲在马桶边上十多个昼夜,臭虫、虱子成堆成串,叮得人根本无法休息。这里的非人生活,一旦进入很难活着走出去。人总是要活的,尤其长期受党教育,为革命工作的于仲连,不甘心败于他的对手土匪头子赵老五的手下。他必须想法活下去,一个共产党员,只要有一口气,就要和敌人斗争到底。

      十多天以后,他逐渐适应了敌监的环境,他把难友齐齐打量了一番,认定关押的原宁县县委组织部长李长青,我党统战对象张永昌可以信赖,便试探他们的态度。他们告诉于仲连,这个监狱曾有难友砸镣铐越狱被告密,难友们被残酷毒打折磨,差点被整死。他们对因哗变而被关押的国民党军一个连长和几名在押对当局不满的土匪说过,想组织越狱,但一直没有机会。他们共同研究认为,身份已经暴露的共产党员送进敌人的监牢,活着出去是没有希望的,与其被关死或杀害,不如破釜沉舟,组织暴动,置之死地而后生。兴许暴动成功,还能保全一条性命,继续为党工作。这样他们开始暗中进行暴动准备工作。

      19413月的一天,他们按事先约定的计划开始了越狱行动,从外边搞到开镣工具,练习互相搀扶靠住墙壁走路,以免逃跑时摔倒;再把衣被撕成条,捆住不愿参加暴动的犯人手脚,堵住嘴巴,以免坏事;布置人将监守诱到三号牢房打牌赌搏。参加暴动的难友故意大声唱歌唱戏,麻痹看守人员。行动一开始,一部分难友闯入三号牢房捆住打麻将的看守,用毛巾塞嘴,弄到牢房钥匙,打开牢房门。约定紧急情况下可打死敢于顽抗阻止暴动的看守。越狱后一律向四十里外的驿马关方向逃离,争取我军营救。

      在没有狱外党组织接应的情况下,暴动计划仍然顺利进行,他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出牢房,以镣铐为武器,打死哨兵,夺取枪支,从早已侦察好的地方翻下城墙。这一切只用了四五分钟,等到敌人发觉开枪弹压追击时,暴动的难友多已脱险。暴动的组织者之一,共产党员李长青摔成重伤被敌人捕去而壮烈牺牲。

      于仲连从城墙上摔下来时伤了腰筋,脚也摔成重伤,无法行走,只能爬行。到驿马关找我们的人需要过黑河,而他伤重无法趟水。同行有宁县人索效东,只好改道向陕西家乡方向爬去。他们沿途讨饭乞食,晚上睡在老百姓的麦场里,盖些麦草、包谷秆过夜。彼此相扶相依、互相照顾,直到宁县和长武交界处,与索效东分手,此后永未见面。他带伤向家乡前进,三百多里路,连走带爬,花了三十多天时间,19404月回到家。那是一个夜晚,他衣衫褴褛,到处是伤,身体已瘦不成形,把家里人都吓坏了。他赶忙换衣休息吃饭,只说是出外被土匪打劫了,越狱的事从此封口。

      19429月,他身体恢复,处理了家务事,打听了回庆阳的路途情况,选近道自动归队。向党组织汇报了经过。经马锡五专员亲自谈话,组织上对他这段历史进行了调查审查,作出了“被捕后立场坚定,斗争坚决,没有主动暴露身份,没有自首情节”的结论。确认他是组织越狱逃出来的,决定恢复他的党籍。在那个年月西峰越狱是件大事,敌我双方都很关注,调查清于仲连的这段历史,并不困难。之所以当时没有立即返回组织,是个人受了重伤,而又没有组织上营救,只好暂时回家休养。但仍然不愧是一段光荣斗争的历史。虽然没有宣扬,没奖励,没有鲜花,没有勋章,但总不至于在十七年后成为“耻辱”而断送检察官的生涯吧!

     

    追忆堂兄于仲连

     

      我和于仲连同是一个曾祖父,同是旬邑原底于家于世壁家族成员。他比我的父亲于国儒大五岁,他们先后毕业于旬邑县宝塔高小,继承于家人耕读传家的家风,既参加过农业生产劳动,又都当过私塾教师。“七七”事变后,中共中央通电全国抗日,激起全国人民抗日怒潮,他们都参加过“抗敌救援会”,为国家前途奋争。面临青年人的前程,国民党说:“来吧!你可以升官发财。”共产党说:“来吧!这里只捐躯,不挣钱。”1937年抗战开始,他们毅然决然选择了革命,大哥奔赴边区从政,父亲参加八路军从军,解放后,他们在西安相会,几十年患难与共,相互关照。堂兄的长子于润民、他的四弟于增学都和我同庚,生于1937年即父亲和堂兄参加革命的那一年,从小在家乡共同上学,共同劳动,以后参加革命工作。而今我们都七十多岁,儿孙成群,过着幸福的生活。今天我们共同缅怀这位老人,感慨万千。

      大哥生前对1958年以后长达22年的无休止的“审查”,白白的丧失为党做重要工作的机会,特别是中断他所从事的检察工作,曾经感到过愤懑、不平、悲伤、沮丧。三中全会后在1979313党组织宣布平反,推倒了强加于他的一切诬蔑不实之词,肯定了他组织暴动越狱光荣斗争的历史,他终于见到了璀璨灿烂的曙光。

      1997817,这位老人活了86岁,离开了人世。他生前说过:“我五十八年的革命历史,可以自豪地告诉人们:我无愧于此生,无愧于列祖列宗,无愧于共产党员的光荣称号,无愧于人民的革命事业,更不愧于为人民服务的一生。”按照他生前遗愿,他和早年去世的大嫂骨灰洒在渭河里,那地点正好是今修建的咸阳湖。

      每当我迎着明媚的阳光,站在咸阳湖岸边,那清澈碧蓝的湖水,象征着堂兄清白的灵魂,宽广而闪烁着美丽的光泽的湖面,好似堂兄宽广的胸怀。湖水层层鳞浪随风而起伴着跳跃的阳光低语,仿佛堂兄低调子的一生,在对世人说:“我无悔今生,不虚此行!”

           

                                                      201012月于咸阳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大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   
  • 图片资讯